中煤地质报数字报纸

国内统一刊号:CN13-0045
新闻报料热线:010-88249691
2019年07月11日
按日期搜索
12 2014
 
 
 
 

中煤地质报

中煤地质报经济 · 科技 科研路上的“追梦人” 安全在线 山西局省煤基重点科技攻关项目过审 图片新闻 “三调”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果 孕育高质量发展新动能 一闪一闪放光芒

版面翻页
经济 · 科技
02

一闪一闪放光芒

——记一勘局一二九队王程林

□ 作者 周金龙

他像山野间默默无名无闻的小草,实实在在,染绿大地;他像山间潺潺流淌的溪流,安安静静,清清白白;他像断崖上顽强生长的青松,坚守信仰,坦坦荡荡;他像沙漠中默默远行的骆驼,踏踏实实,日夜兼程。他就是第一勘探局一二九队王程林。

2008年7月参加工作以来,王程林一直坚守在煤勘生产第一线,负责和参与多个地勘项目,参与和主编报告6篇,获得实用新型专利2项,正在申请的实用新型专利3项。他于2018年取得中国矿业大学(北京)地质工程专业硕士学位。

又来电了

寒冬腊月,寒风刺骨、大雪纷飞,远远看见一个渺小的身影行走在通往钻机的小路上,头上戴着劳保军帽,身上披着破旧的军大衣,斜挎着一个军绿色的地质包,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王程林又上钻机了。

“小王,这么冷的天,你不用来回跑了,上午不已经下见煤预告了么,如果地层见软了,我会给你打电话的;至于打煤,你放心,我们比你还小心着呢,不会出问题的。快进帐篷暖和暖和……”钻机机长老远就冲着王程林说道。

钻机的轰鸣,使王程林听不太清机长说什么,但他心里知道这个热心的老机长又在关心他了。王程林慢跑几步,在帐篷口脱下了帽子,边拍打掉大衣上的雪边说道:“那怎么行,我们的任务就是及时准确地把地质资料编录好、整理好、对比好,给钻机下好见煤预告,把煤层打好,怎么能偷懒啊!等你们打煤的时候,我还要来守煤,这是老一辈一二九队地质人的传统,不能丢啊!”

王程林边说边钻进帐篷,搓了搓冻得通红的双手,在火炉上烤了烤,不等双手暖和过来,又一头钻出帐篷,说道:“走,老师傅,帮我把今天的岩芯抬开,我再看看,应该马上要见煤了。”

“哎呀,你看你这娃,暖和暖和再说么,又不急在这一会儿……”老机长边帮忙抬岩芯,边心疼地劝说道。

“我也想暖和暖和啊,但我一个人要管5台钻机,4号钻机见煤就在这两天了;2号钻机应该今天晚上能见到煤层,我得去守着;你看这化石都开始多起来了,你再看最后这段岩芯,明显云母片多起来了,层面发黑,应该是到煤层顶板了,应该明天就能见到煤层了。”他蹲在地上,一边认真地查看着岩芯,一边时不时与老机长交流。

“主人、主人,来电话啦……”口袋里响起来急促的手机铃声,他赶忙站起身来,将沾满泥水的手在大衣上蹭了蹭,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。“喂,小王,我们钻机应该是打到煤层了,见软了,我就是给你汇报一声,下雪天别过来了。你放心,我会把煤样、瓦斯样取好的!”那头传来了2号钻机机长兴奋的声音。

“好、好、好,记住见软立马起钻,检查好取煤管,给我把煤层打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他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开心地眯成了一条线。

“你看,又来电话了吧,我哪有时间暖和啊!”他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笑着对老机长说,临走还不忘叮嘱道:“你们钻机也快见煤了,让他们班长注意点儿,见软必须起钻,记得给我打电话……”

寒风呼啸,一个瘦弱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白茫茫的大地上……

又食言了

“主人、主人,来电话啦……”天刚蒙蒙亮,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睡梦中的王程林惊醒了。他轻轻翻个身,伸手摸过来手机,半眯着眼睛看了下来电,又闭上了眼睛。他实在是太困了,昨晚半夜还在整理资料,思考如何提高钻机钻进效率。

突然,他坐起身来,揉了揉眼睛,又拿起手机,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喂,爸爸,你啥时候回来啊?今天是儿童节,我有一个舞蹈节目,你一定要来看我表演!”电话里传来了女儿瑶瑶欢快的声音。

听着女儿开心的声音,王程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工地施工到关键时期,实在是走不开。他哽咽了一下,鼓起勇气说道:“瑶瑶,对不起,爸爸工地最近比较忙,回不去了,等下次有活动,爸爸一定参加好不好?”

“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,每次都说下次,每次都做不到,哼……”那头传来女儿气鼓鼓的声音。

“爸爸下次一定做到,等爸爸回去的时候给你带小礼物,好不好啊?”他知道,女儿一定又嘟起了小嘴巴,一脸的不高兴,赶紧安慰道。

“你怎么又给爸爸打电话,我不是跟你说过,不要打扰爸爸工作吗?”“爸爸说话不算话,他答应我今年一定陪我过‘六一’的……”他一听就知道,这是爱人发现女儿给他打电话,又着急了。

“我在做饭,她就偷偷给你打电话了,没打扰你工作吧。没事,家里一切都好,不用担心。天气热了,工地工作忙,不要忘记喝水……”那头传来爱人王翠关爱的叨叨声。

“闺女又来电话了?干咱们这行的就这样,常年不着家,有的等回家了,孩子都不认识了,呵呵。”同事半开玩笑地问道。

他翻开了手机相册,看着全家福,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笑容。

又发明了

“王哥,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呢?”睡醒一觉的同事爬起身问道。

“你快睡吧,我在考虑咱们大口径钻井施工完工后,如何抽干井内的液体。”王程林头也没抬,皱着眉头,看着桌子上的草图回答道。

“大半夜的不睡觉,那玩意儿还用想啊,搞个深井高扬程泵不就齐活儿啦。”嘴里虽然这么说,但是他知道王程林一定又在搞什么新玩意儿。

“一个深井高扬程水泵得多少钱啊,咱就不能想办法搞一种取材容易、成本便宜、操作简单、使用安全、提水效果又好的提水装置么?”王程林摇摇头,继续在草图上画了起来。

“咦?你这想法挺好啊,应该能成,看来你这又搞了一个专利啊!”不知道啥时候,同事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。

四角塔钻机天轮吊装难度大,他发明了“一种四角钻塔天轮吊装辅助工具”;过去泥浆泵润滑降温靠废油,时间长了难清洗,他发明了“一种泥浆泵降温装置”。现在这两项实用新型专利已经申请下来了。

大口径井口板刚度不够易变形及定位偏移,他发明了“一种下大口径套管用井口平台装置”;大口径套管井口对接保证垂直度困难,他参与发明了“一种调节大口径套管井口对接垂直度的装置”;大口径钻井完工后,需要抽干井内液体,深井泵费用高,他参与发明了“一种大口径、深井提水装置”。现在这三项专利正在申请中。

“漂泊”是王程林的网名也是他的状态。虫鸟齐鸣为乐,飞虫走兽为伴;不管是烈日炎炎还是寒风猎猎,不变的是他忙碌的身影;不管是艰难险阻还是困难重重,不改的是他坚定的步伐。他就像天空闪闪发亮的启明星,身体力行,为一二九队新一代地质人指引方向。

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  |  在线投稿  |  手机版
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 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
制作单位:53bk.com